澳门威尼斯人_威尼斯赌博游戏【唯一授权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毕业论文 > 艺术类 > 美术 > >

浅论秦汉时期瓦当和画像砖上的凤鸟纹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本文已影响
    凤是中国神话传说中的神鸟,是不存在的虚拟生物,大量的文献资料表明,在原始时代,中国南方稻作民族以"鸟"为图腾。凤鸟是禽类美化的象征,是在鸟图腾的基础上,融合原始时代多个不同氏族所崇拜的自然物的特征,集大成之美而成的。
        秦汉时期是统一的多民族的中央集权封建国家建立与巩固的时期。这个时期的凤鸟纹饰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在艺术性、技术、材料等方面均有创新,取得了实用与审美的统一。凤鸟形象是人们从生活中提炼、概括、总结、创造而形成的对主观美好愿望的象征。我们可以从瓦当和画像砖上看到,古人用简练概括的手法创造的凤鸟的凝练和雄浑相结合的造型,体味秦汉时期艺人们的开阔胸襟和高超的造型技艺。
        瓦当
        瓦当是建筑物上的实用装饰件,其功能是挡住屋檐前面筒瓦的瓦头,瓦当的形状在战国时期以半圆为多,而到秦汉时期则改为圆形了。作为建筑之用的秦汉瓦当上的凤鸟,起着装饰和美化的作用,凤鸟的形态是经过高度的概括和提炼的,因为它要适合于圆形的瓦当,离人们的视线比较远,细部看不清楚,因此瓦当的图纹往往简洁明快,显得古拙洗炼。这种凤形(即朱雀)一般是单相,处于环形的瓦当边轮中间,在这15~20平方厘米的小天地中,伸展它那优雅的姿态。
        我国目前发掘的历史上最大的瓦当是秦始皇陵发现的夔凤纹大瓦当,呈大半圆形,直径6l厘米,高48厘米,人们称之为“瓦当王”。瓦当的瓦面硕大,纹饰对称,夔凤相间,长喙卷曲如钩 ,尾部上下弯曲,古朴遒劲,结构严谨。承袭了商周以来青铜器纹饰的传统技艺,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堪称我国古代陶雕中之精粹。     
        随着阴阳五行学说的流行,汉代建筑上广泛应用象征四方守护神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纹瓦当,朱雀代表着南方,是凤的别称。《春秋孔滨演图》:“凤为火精、在天为朱雀”。帛画、壁画、砖刻、瓦当、石雕和漆器绘画上都出现了凤的形象。这些作品大多追求动态美,凤的造型也更趋向写实,双翼以张开为多,羽毛鳞状也开始出现,凤的姿态也更为生动奔放,或昂首伫立,或大步跨跃,或展翅高翔。这种新风的开创,使凤鸟显得秀丽生动,充满生机勃勃的活力。在细部刻画上,可以在自然界的禽鸟中找到依据,如足的形态比以前更为拉长,有的很纤细,形似鹤足。冠羽也和孔雀之冠类似。这段时期凤鸟的形态以厚重的大面、奔放有力的弧线和精巧的点,构成了凤的主调,特别是东汉后期,一些凤鸟的形象在体现古拙美的同时,隐隐地透露出一种健壮美来。
        汉代著名的朱雀纹瓦当,朱雀处于环形的边轮中间,构图简洁、单纯,均衡而有变化,朱雀在圆构图中被雕刻成“劲翮翘尾捷足"的艺术形象,寓美于古拙之中,朱雀的头部和尾冠翘起,伸延向上,一足独立,一足抬起,口衔一珠,凤翼张举,中间是一太阳,象征着它是南方之神,并以几缕尾羽填补空间,既表现了朱雀的华美多姿,又表现出一种欲将飞腾的气势美。
表现手法既写实又夸张,这种气势昂扬,寓美于拙的凤鸟形象是少有的。
        画像砖
        画像砖和画像石是由瓦当上的图饰和画像演变来的,一般常用在统治者死后的墓穴上。1974、1975年,陕西咸阳秦都一号宫殿遗址出土的凤纹砖,有立凤、卷凤和水神骑凤三种。其中的一个凤纹空心砖残件,凤的头胸纹样清晰,凤昂首街珠,凤眼圆睁,身体饰以各种条纹、人字纹以及圆珠纹,羽饰华丽,刻划细密,神态生动,阴刻线条流畅有力。 
     汉代统治者尊崇儒家的传统观念,提倡“孝悌”,“孝”的重要表现就是厚葬。当时,“公卿墓前皆起石室,而图其生平宦迹于四壁,以告后来”,民间也竞相仿效。因为刻在砖石上的画要比墙壁上施彩的画更为耐久,因此石刻砖饰之风就逐渐兴盛起来。
        西汉时期,四川、河南等地的汉代砖室墓的墓壁上出现了一种横置的浅浮雕图像的空心砖,表现形式为单线阴刻、减地平雕、减地平雕兼阴线、减地浮雕、沉雕等;一般用木模压制,亦有直接刻在砖上,有的施加彩色。有方形和长方形等几种,称之为“画像砖”。
        出土于四川成都画像砖阙屋脊上的凤纹,口衔宝珠,双翼斜张,冠和尾羽用弧线勾勒,伸展有度、曲折奔放,脚部和双翅采用直线,刚健有力,非常秀丽活泼,整个造型简洁潇洒,节奏感强烈,展现了汉王朝宽厚、雄健的宏大气势。洛阳周公庙出土的空心砖朱雀纹作回旋圆形装饰,羽翼和尾翎均如葫芦形;阴刻线条,简朴自然,犹如汉印。
        石刻是官僚豪富阶层厚葬风盛行的产物,这种石刻线画使用特殊的工具和材料,以石代纸,以刀代笔,以线和面造型,这种有力的线和大块的面相互搭配,可以说是绘画与雕刻的有机统一,是一种特殊的造型艺术品,从而构成了汉代石刻凤鸟的重要艺术特征。
        汉代的凤纹石刻艺术风格,不仅与充满活力的时代脉搏相通,而且承袭了前代的精华,线条流畅雄健,简练有力。凤的形象都不是呆板的、静止的,而是运动着,给人以自由、奔放的感觉和蓬勃向上的力量,
        四川西部的汉代画像石中的凤鸟形象幽雅秀美,渠县沈君石阙上的朱雀昂首挺胸,圆目长喙,两翼张举,左脚独立,右脚探举,冠羽向前飘动,身形流畅,气宇非凡。渠县和新津出土的石刻朱雀,尾部修长,翎羽毕现,显示了高贵和威严的仪态。
        山东沂南出土的石刻朱雀纹头上的“胜”和尾羽特别巨大,有如鱼尾,线条均匀齐整,具有强烈装饰风格。名闻中外的南阳画像石,雕刻技法多属于剔地并施有横竖纹衬地的浅浮雕,用粗劲的阴线表达画像的细部。凤的形象轻盈娟秀,线条运用刚柔得度,多作飞鸣起舞的动态,表现了“凤飞鸣则天下太平”。独具粗犷朴素风格的陕北绥德石刻凤的形象也是粗胸阔尾,雄健有力;石刻刀法粗犷,不拘细微。 
        秦汉时期在中国工艺史上处于一个兴旺发达的历史阶段,这段时期的凤鸟纹不仅沿袭了前代的纹饰风格,又开拓了新的纹饰设计思路,形成了独特的工艺特征,出现了大批具有强大艺术感染力的作品。工艺传承与变异的发展历程,向人们展示了一个生机盎然、充满激情的辉煌时代。

分享到: 更多
澳门威尼斯人_威尼斯赌博游戏【唯一授权官方网站】*

热榜阅读TOP

本周TOP10

雕塑家与建筑师怎样合作

雕塑家与建筑师怎样合作

【摘 要 题】雕塑 【正 文】 城市雕塑创作中,处理好雕塑与建筑的关系需要雕塑家和建筑师之间的通力合作...